雪上加霜:美军溃退路上遭恐袭

时间:2021-08-29

  雪上加霜:美军溃退路上遭恐袭

  【特别关注】

  8月26日薄暮,喀布尔机场邻近发生两起自杀式袭击,爆炸造成至少90多名阿富汗人死亡、150多人受伤,美军方面13人逝世亡、18人受伤。随后,“伊斯兰国呼罗珊省分支”发布对喀布尔机场的自残式爆炸袭击负责。在喀布尔产生变局后的第12天,可怕袭击使阿富汗人民再次陷入了无助、恐慌、失望的地步。

  “这就像世界末日”

  社交媒体视频中,爆炸袭击后,惊骇、无助的人们浑身是血,机场旁的水渠里漂着十多具尸体,瘫坐在途径旁守着亲人尸体哀号的老妇,躺在简易担架上血肉含混、生死未卜的伤员,抱着断肢的孩子疾走求助绝望的父亲,趔趔趄趄寻找召唤孩子的母亲……一位阿富汗目睹者回想爆炸时的情景:“太忽然了,就似乎有人把我脚下的地面拔了一样,一时间我认为我的耳膜被炸开了,我失去了听力。”爆炸后他看到妇女、儿童和男人们的尸体散落一地,“这就像世界末日,到处都是尸体和受伤的人,我看到人们的脸上和身上都流着血,我以为我不会看到世界末日,但今天就是”。

  除了爆炸后的血腥局面,多日的动荡不安也导致阿富汗当地货泉阿富汗尼疾速贬值、物价飙升,重大影响到喀布尔市区内的居民生涯,这对本就饱受贫苦之苦的阿富汗国民来说更是雪上加霜。据媒体报道,在喀布尔机场内,一瓶水卖到40美元,一份饭要100美元,并且只收美元。

  据外媒报道,在爆炸发生后,“伊斯兰国呼罗珊省分支”宣告对喀布尔机场的自杀式爆炸袭击负责。“伊斯兰国呼罗珊省分支”与“伊斯兰国”有关,他们自称是“伊斯兰国”在中亚和南亚的分支,主要在阿富汗东部运动,并存在在喀布尔等城市核心地域动员致命袭击的能力。目前重要负责喀布尔机场安保工作的是美军部队。

  美撤军打算不变

  数日来,阿富汗喀布尔机场的一幕幕凌乱画面传遍世界,一次次提示人们美国在阿富汗的惨败。据《纽约时报》23日报道,有望接替默克尔担负德国总理的守旧派人士拉舍特称,美国撤军是“北约自成立以来阅历的最大灾害”。欧盟外交事务负责人博雷利告知欧洲议会,撤军是“对阿富汗人民、西方价值观和信用以及国际关系发展的灾害”。

  恐怖袭击发生后,美国总统拜登当地时间26日表示,已下令制定规划打击“伊斯兰国呼罗珊省分支”的目标。他唆使军方制订攻打“伊斯兰国”资产、领导层与设施的筹划,“我们将在咱们取舍的时间、我们抉择的地点,我们挑选的时刻,以强有力且准确的方法作出回应”。而对于撤军义务,即便连日来受到了激烈鞭挞,但拜登仍表示,不会被恐惧分子吓阻,不会因而中断任务,美国会持续进行撤离方案。

  美军惨败并不意外

  随着8月15日阿富汗塔利班对喀布尔的全面把持,美国辅助阿富汗建立安全部队所付出的所有努力都付之东流。据报道,美国军方花了20年时光和830亿美元建立的安全部队,简直没有开一枪,就将国家拱手让给了塔利班。

  阿富汗安全部队的敏捷崩溃并非个例。事实上,这更濒临于在美国军事援助下建立的处所安全体队的常态:依附鼓励配合搭档的方式并不见效,也不对其保险支援施加任何情势的束缚。历史惊人地类似,美国在越南、伊拉克和当初的阿富汗建立部队的尽力都以失败告终。近期的阿富汗局势不得不让人想起1975年的西贡和2014年的摩苏尔。美国所谓的“平安部队援助”“建立伙伴才能”或“练习和设备举动”依然是美国国防策略的支柱。但在这些被援助的国家,领导人往往将个人生命跟政治性命置于增强国度军队建设之上。这些领导人往往应用建破的军队作为后盾或作为反对海内政治对手的兵器。受援国的引导人往往高度依附美国来确保其政权的安全,他们一方面欢送美国的大批军事援助,另一方面担忧树立一支可能要挟到本人权利的专业军队。这些情形在近期的阿富汗局面中得到了充足体现。阿富汗部队早在美国撤军之前就缺少纪律,战术上也很单薄。跟着美国撤军,很多人决议向塔利班敞开大门。

  有剖析文章指出,美国军方在对阿富汗军队的评估呈文中将本身的义务剔除出去。美国阿富汗重建特殊监察长约翰·索普科评估说,美军方“晓得阿富汗军队有多糟糕”,但却一直在秘密文件讲演中“转变目的”以显示美方获得了胜利。但普通美国人、一般征税人、国会议员、大使馆工作职员都不知道情况有多蹩脚。阿富汗局势所裸露的不仅仅是美国援助建立的阿富汗军队内部的腐烂,它还暴露了建造军队的美国官僚系统的糜烂。

  欧洲盟友被摈弃倍感触挫

  恐袭发生前的8月24日,七国团体(G7)领导人召开视频会议切磋阿富汗局势时,美国与盟友之间因阿富汗撤军而发生的不合再次扩展。据报道,英国首相约翰逊、法国总统马克龙会前都请求美国延伸单边作出的8月31日完整撤离的决定,以确保所有本国国民和曾支撑北约行动的阿富汗人撤离。美国总统拜登谢绝将撤军行为延长到8月31日当前的决定,再度引发其余G7成员国领导人的不满。德国联邦议院外事委员会主席吕特根说,阿富汗行动的失败恐将对德美关联产生普遍效果,这是“道德和政治上的失败”。他以为,美国没有与盟友独特进退,美国本至少能够在撤离行动上与盟友协作,美国单方面设定的8月31日前完成撤军的目标分歧理,导致了阿富汗危机。法国外长勒德里昂日前接受法国《日曜日报》采访时说,法国已要求美国承担起自己的责任,确保外侨和生命受威逼的阿富汗人的撤退工作可能实现。他认为美国在撤离问题上和盟国的和谐应更加有效。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主任马克·伦纳德表示,对他而言,美国在阿富汗的溃败“表明一个地缘政治时期的停止”。有分析人士表示,多个盟友的扫兴表态意味着长期以来依赖美国致力于增进西方价值观的国家将须要从新斟酌其外交政策。

  不止于此,美国在应答阿富汗难民潮这个问题上也让欧洲盟友们觉得背离。美媒征引“国际救济委员会”的数据称,在从前20年里,有超过30万阿富汗布衣为美国工作。但在拜登的表态中,只有一小局部为美国工作且无犯法记载的阿富汗人有资历入境美国。这象征着大量阿富汗难民将由欧洲国家吸收,美国这个“甩锅”做法让所有欧盟国家感到难以接收。据路透社报道,拜登政府曾与多个国家进行机密会谈,盼望这些国家“临时安顿”曾为美国工作的阿富汗人。据报道,多个欧盟国家的官员表示,他们会尽量防止让2015年的移民危机重现。当时有大量难民被容许进入欧盟,导致民粹主义的反弹。马克龙表现,欧洲必需保障自己不让“大量非法移民涌入”,“欧洲不能独立承当目前状态的成果”。奥天时已经消除了接受任何阿富汗难民的可能。

  (本报驻伊斯兰堡记者 张任重 本报伊斯兰堡8月27日电) 【编纂:田博群】